消费 > > 正文

变色龙(作文2篇)

2019-08-11

变色龙(作文2篇)

九六班 寇聃


“喂,老李。今晚有空吗?”


“嗯,咋了?”


“……我在xx饭馆……”


“啪”,他挂上电话,自嘲地笑了笑。第十个电话。工作这么多年,很少有人在工作时间打私人性质的电话,到底是怎么了?


他在疑惑中慢慢回想起,那天在饭桌上老主任的酒后吐“真言”,还有那同事那隐晦的笑——是不是换届选举。他赶紧摇了摇头,否认了这个想法。他不敢去想。


“早啊!老李。”“……啊”他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绝对是我听错了。老李从心里否认了这个想法。但,渐渐地,他发现就连他潜意识里的竞争对手——和他旗鼓相当的老陈,也开始打起招呼,并在那充满褶皱的脸上挤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


这世界,真奇怪呀!


我真得要当主任了吗?面对着就连上厕所、吃饭都不忘和他打招呼的同事们,老李有点受宠若惊。哦,不!米饭中吃出了一块碎玻璃渣。老李只觉得口内一阵温热伴随淡淡的腥味,随后便是彻骨的冰冷……老李吐出那伤人的凶器,抬起头。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纷纷停止各自的交谈,目光齐刷刷地看着那被鲜血染红的并冒着热气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餐桌上的玩意儿。随后的情形则更是令他意想不到:和他做同桌的小王反应这最快,一声怒吼,叫来负责人,指着那凶器质问起来。老李不禁感动不已,觉得平时冷清的食堂仿佛开足了暖气。他揩揩头上的汗,打着圆场。谁成想正“激战正酣”的两位竟同时转过头来——管你屁事!晶莹透亮的玻璃渣依旧就躺在冰冷的餐桌上。


一场闹剧。


快下班了,一个一个,都说要捎带老李一程,被他拒绝了。老李习惯性走向他那“一发想就尖锐地响起来”的“蓝钻”,却发现一辆私家车赫然停在他那有些破旧的摩托车旁边,车主笑眯眯地和他打着招呼,说是有人包了他一个月,钱已付不必操心。天!我没看错吧,他揉了揉眼睛,暗自诧异。


回到家,又是想无休止的电话。老李潜意识里觉得一辈子从来没有这样被关注过。到处都是红通通的笑脸。唉——不就是个换届选举吗?哈哈,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他深深地明白,“主任”二字的含义,管的人虽不多。但,官大一级压死人。有官不当?笑话!


就在他“赛神仙”的日子开始没几天,上级公布了换届选举的结果和任命通知。“啪”红色大印章一盖,新主任的面纱被彻底揭开——不是老李,而是老陈。


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又是新的一天,老李默默地骑着一打响就尖锐声的“蓝钻”走了,留下了一路黑烟。


——结构调整,老陈大笔一挥,全票通过。


变色龙

九五班 赵晨曦


“我早晚要收拾你!”奥楚蔑洛夫向他恐吓说,裹紧大衣,穿过市场的广场径自走了。


他在街上庄严地走着,时不时还整理一下被风吹乱了的大衣,眼睛像雷达一样扫视着四周。突然他向那个跟在身后的火红色头发的巡警说道:“看,那里有一个鸽子,去把它抓住,我的办公室里正好缺一只宠物。”


那个巡警赶忙将手中的筛子放到地上,蹑手蹑脚地靠近那只鸽子,那只鸽子正在专心致志地啄着地上的泥,那个巡警猛地向前一扑,但那只鸽子却震动着翅膀飞上了屋檐。他白色的羽毛在微风中显得格外洁白,那个巡警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小心翼翼地对奥楚蔑洛夫说道:“长官,那个该死的鸟飞了,我们现在是先回警局去吗?”奥楚蔑洛夫轻蔑地瞪了那个巡警一眼,说道:“蠢猪,有什么用!先回局子里去,今天真是气死我了!”


奥楚蔑洛夫微微向左一转,踱着步子走向了警察局。


刚走到门口,一个警员急匆匆跑过来,对着奥楚蔑洛夫小声说到:“长官,出事啦。”奥楚蔑洛夫不屑地说到:“出什么事了,傻——哦,伊凡尼奇,我亲爱的老兄,你什么时候来的,你们这群蠢猪也不知道给将军大人倒一杯水。来来来,老兄,我们坐下聊吧,哎呀,我也是刚刚才听到你来的消息,你是来看你的弟弟席加洛夫将军的吗。哎呀,我刚刚还在街上遇见了一只小猎狗,那只狗可伶俐的,一口就咬破了一个家伙的手指头,哈哈哈。哦,后来你弟弟家的厨师来把那只可爱的小狗带回去了,哎呀,那小狗可真是伶俐啊,老兄。”


“是啊,我也是听到了普罗诃尔说我才来谢谢你的。你也知道,我常年都在莫斯科工作,平时真的很难来看看我的弟弟还有你们,这次来找你,是有事情找您老人家帮忙的。”


“哎呀,老兄,你干吗这样讲呢,来来来,喝杯咖啡,这咖啡可是我的下属从英国带来孝敬我的,快尝尝吧。”


“嗯,这咖啡真是好喝,你在这里当个警察也是过得很滋润的。”


“莫斯科来的政策好啊,也是托您的福。您说有什事找我代劳呢?”


“是一些关于我弟弟席加洛夫的,你知道,他当上了将军,有很多人排挤他,你是这里的警察,你要帮着他,他还年轻,遇事不周的地方,你还要多包涵,多教他。”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你是我的好兄弟,将军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怎么能不上心呢?”


“可是最近我听到了很多要去莫斯科上告我弟弟的声音啊。”


“这是我的错,嗯——,这都怪我,是我没能管住自己辖区内的那些蠢货。将军人那么好,怎么会有人去告他呢?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处理这件事的,这是个大问题。”


“嗯,老弟,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事,那我就先走了。我们有时间再聚。”


“好的,好的,我送您到门口吧,天有点黑了,注意安全。再见再见!


等到伊凡尼奇刚走出大门,奥楚蔑洛夫脸上堆起来的微笑一下子全不见了,他恶狠狠地对身后那群小警察说道:“听到了吗,快去把那件事办好,不然等会出事了怪下来,看你们这群人谁来扛。”


说完奥楚蔑洛夫就走下了台阶,裹紧了大衣,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了。



相关阅读:
我爱小说 www.wibaojian.net
-

-

相关阅读

新闻网&好网群简介 | 法律顾问 | 会员注册 | 营销服务 | 人才加盟